沛县手工,小学生手工制作,易拉罐手工制作,手工皂品牌,林清轩手工皂,艺术创想手工制作,旧光盘手工制作,卡米拉手工皂
手工制作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小学生手工制作 >
right

老公疼老婆的30个细节,你家老公有几个?

发布时间:2018-01-04 来源:手工制作网

1
第1章:缠情,一夜笙歌
大雪在凛冽的风中,残卷了整个冬夜。

迟念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突然听到房门有响动。

她刚翻身打开床头灯,就被一个高大的身子扑来,按倒在床上。

“别怕,是我!”男人灼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

酒的浓香,混杂着他身上奢侈的香水味,刺激的迟念胃中作呕。

“楚天……你……”

她的唇,被他吻住。

他像一只发情的野兽,在她身上疯狂的索取,让迟念猝不及防,却不敢挣扎。

男人霸道的将她抱起,让她的脊背贴在冰冷的墙上,温柔又疯狂的吻着她,吻遍她的脸,她的全身。

他将唇嘶摩她的耳畔,“思琪,别怕,我会温柔的!”

啪!

迟念眼眶红了,抬手给了他一巴掌,“乔楚天,你看好了,我不是谢思琪,我是迟念!”

这一巴掌,让男人清醒了,渐渐清晰的视线中出现另一张面孔,他慌张的松开了手。

迟念从墙上滑落,重重摔倒在床上,疼的她身心俱碎。

他竟然在欢爱的时候,还想着谢思琪,可见他有多爱那个女人。

“迟念!”乔楚天清醒后,愤怒的按住迟念的肩膀,恨不得将她肩骨捏碎,“你这个卑鄙的女人!”

迟念不卑不亢,倔强的看着他,“我怎么卑鄙了?”

他抓起迟念的肩膀,“你明知道,我最恨别人威胁我,可你还是逼着我娶你!”

明明心被扯痛了,迟念却眉眼含笑,“没办法,谁让只有我能救谢思琪,别人谁都救不了。”

“你够狠!”

男人厌恶的一把将迟念扔在床上,翻身下床,整理身上凌乱的衣裤。

他又要扔她独守空房?是在外面过夜?还是要去找那个女人?

这一刻,迟念承认,她不甘心,也怕寂寞,甚至怕乔楚天就这样走了,再也不会回来看她。

如果威胁可以得到他给的爱,迟念宁愿做那样恶毒的女人。

“楚天,几个月后,她就要动手术了,如果你不想她出事,今晚留下来陪我。”

“你在威胁我?”

乔楚天捏住她的下巴,狠狠地盯着迟念的脸。

迟念脸上荡漾着笑意,“对,我是在威胁你!”

“你真厚颜无耻!好……我满足你!”

一把将迟念的脸甩开,乔楚天站在床边,将身上的衬衣和裤子,带着愤意,脱了下来,重重的扔在地上。

他不带任何温度,将迟念按倒在床上,没有热吻,没有温柔,毫无前戏的对她攻城略地。

身上撕裂的疼,和心一样的痛。迟念感受不到他的温柔,她就像一个被人发泄的娃娃,被他疯狂的惩罚和折磨。

“你不是不甘寂寞,婚后一直等我要你?”

“我会让你永生难忘!”

这一夜,迟念不知被他要了几次,折腾了多久,最后在昏昏欲睡时,他抽离了身子。

“迟念,别忘了你答应我的话,等思琪治好了,就马上跟我离婚。”

咣!

乔楚天甩门而出,震声碎了她的心。

离婚?

这两个字,太沉重了。

压在她柔软的心尖,痛到她由欲睡变得清醒。

迟念将身子蜷缩成一团,将头埋在床上,眼泪从倔强的眼眶止不住的掉落下来。

她以为婚后能温暖他的心房,他们终会像一对夫妻恩爱的在一起。

可现实多么残酷,他还是会和她离婚,还会娶谢思琪那个女人。

肚子忽然翻江倒海的疼,疼的迟念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从床上滚落下来。

她疼的太难受,怕熬不过今夜,艰难的从地上爬起。

迟念顾不得穿鞋,光着脚去找隔壁房间的乔楚天,她知道他没有走,因为他答应她,今晚会留下来。

卧室没有人,听到浴室里传来了洒水声。

她敲了浴室的门,“楚天!”

浴室没有回应,她就拧开浴室的门把手,走了进去。

“楚天……”

迟念双手捂住肚子,看到浴室里的男人关掉花洒,从袅袅水雾中转身走来。

“怎么,还想让我要你啊?”
2
第2章:他说,要她一尸两命
乔楚天身材匀称,麦色的皮肤沾着水珠,没有赘肉,腰腹健壮,身上的每一处,都散发着男性荷尔蒙的魅力。

乔楚天捏住她的下巴,恨不得捏碎,“还没要够?真是放荡!”

低头看了眼她的裙摆,他的手肆无忌惮动着,却被迟念的手按住。

“乔楚天……住手!”

“想跟我玩欲擒故纵的把戏?我没那个耐性,不想要就滚出去!”

乔楚天厌恶的推开迟念,迟念咣当一声,身子撞到了浴室的玻璃门上,摔倒在地。

腰间围上一条浴巾,乔楚天视她为空气,从她身边经过。

迟念坐在冰冷的地上,下腹痛的厉害,一股热流沿着大腿流出。

她低头一看,白色的睡裙染上了红色。

“楚天……”

乔楚天打开浴巾,在衣帽间里找睡衣,不耐烦的吼一声,“别喊我!”

迟念蜷缩在地上,含泪望着他换衣的背影,“楚天……快送我去医院!”

“滚!”

几近哀求,换来的却是无情的吼骂。

她早该知道,他有多厌恶她,何必来这里求他。

迟念用尽身上所有的力气从地上爬起,捂着疼痛的肚子,跌跌撞撞朝着门口走去。

眼前忽然一黑,摔倒在地上。

乔楚天回头看去,见迟念躺在地上。

他扬唇讽刺,“少给我装可怜,没用!”

走近迟念,当他看到她的睡裙染了红色,地上有一滩血迹。

乔楚天脑中一片空白,抱起迟念就往外跑,“迟念,你流血了……”

将迟念放进车内,他钻进车,脚下疯踩油门赶往医院。

“迟念,你醒醒,你不能出事……”

耳边传来乔楚天的唤声,迟念缓缓睁开眼,渐渐清晰的视线中,她看到乔楚天紧张的表情。

“楚天……”她有些感动,他还是在乎她的。

“迟念,我警告你,千万不能出事。要是因为你耽误了思琪的手术,我绝不放过你。”

原来,他这样紧张,都是为谢思琪。

迟念绝望的笑了,泪含在眼眶,眼皮最后沉重的落下。

她这一刻真的想死,因为她死了,谢思琪就没救了,她才不愿意成全乔楚天和谢思琪在一起。

“迟念,你醒醒……不许睡,马上到医院了……迟念!”

她什么都听不到了,只觉得浑身冰冷,心也和外面的冬天雪地一样冷。

……

浓浓的消毒水味,刺激着她的鼻子,让她禁不住想要醒来。

听到脚步声走来,迟念转头唤了一声,“楚天……”

“是我!”一身卡其色套装,卷发有气质的女人走来,手中端着一杯水。

“楚天有事出去了。给……喝点水吧!”

谢思琪脸上温柔的笑容,和外面的阳光一样,总是给人温暖。

迟念刚伸手要接,谢思琪松开杯子,掉在地上,摔的粉碎。

“想喝,自己倒啊!”谢思琪温柔的笑,此刻像锋利的刀子,一样伤人。

迟念抬头,清冷的看着她,“谢思琪,你还能更虚伪一些吗?”

“我哪里虚伪了?迟念,我倒是要问问你……”谢思琪的手按在她的肚子上,眼底不着痕迹的闪过暗芒,“你什么时候怀上楚天的孩子了。”

迟念打开谢思琪的手,不敢置信的看向她的肚子,“你说我怀孕了?”

“难道不是你故意装晕倒,让楚天送你到医院检查,让他知道你怀孕的事?”

“我可没你那么城府深!”迟念冷言反驳一句,担心的摸着她的肚子。

谢思琪了然一笑,“放心,你的肚子里的孩子现在没事。但几个月后,我要手术……你的孩子就未必能活了。”

谢思琪忽然凑近了脸,眼里的阴毒,让迟念莫名的不安,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谢思琪,你别想动我的孩子!”

谢思琪捂着被打的脸,余光扫到了刚进门的身影。

她委屈的望向迟念,向身后退几步,哽咽着说:“小念,我就是想给你递杯水,你为什么要打我?”

啊!

她脚下踩了水一滑,朝着身后摔倒。

“小心!”

谢思琪摔倒在地,晕过去。

“思琪,你醒醒,思琪……”

乔楚天紧张的将谢思琪横抱在怀里,临走前,恨恨的望着迟念,警告她,“要是思琪出了事,我就让你一尸两命。”

碰!

门被甩上。

迟念咬着唇,捂住肚子,视线模糊不清。

这是他们的孩子,他竟然为了那个女人,要她一尸两命。

他到底有多冷血,才能说出这样无情的话。

难道,她有了他的亲生骨肉,一样无法温暖他的心?

哭累了,也哭到心灰意冷了,迟念刚用手擦干眼角的泪。

一个人推开门,风风火火的走来,抬手就甩了迟念一巴掌。

这一巴掌,太过用力,打的迟念唇角都裂开了。

而打她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亲生妈妈王薇。

“迟念,你明知道你姐身体不好,还把她打晕了?你的心得有多恶毒啊你!”

迟念捂着脸,哽咽着说:“妈,谢思琪她想害我的孩子,她才是最恶毒的人!”

“你……怀了楚天的孩子?”

王薇惊讶的看了眼她的肚子,迟念点头,她以为妈妈是为她高兴,“妈,我怀孕了。”

“老天还真是不长眼,怎么能让你怀孕了。”

王薇冷冷瞥了迟念一眼,转身匆匆走了。

这就是她的亲生妈妈。

她的妈妈自从嫁给了养父,就再也没有疼过她,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养父的女儿谢思琪。她真怀疑,她到底是不是她的亲生女儿,为什么妈妈要这样待她?

心凉到痛了,这世界也只剩下她肚子里的宝宝,能给她安慰。

迟念低头摸着肚子,在阳光中露出微笑:“宝宝,妈妈一定要把你健健康康的生出来,妈妈会疼你,照顾你,把所有的爱都给你。”

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疾步走来,“这个孩子,不能要,现在就去堕胎!”
3
第3章:求你放过我
他一身白色大褂走来,阳光照在他的脸上分外柔和,像柔软的沙子一样,柔情又温暖。

迟念抬头看他,态度坚定:“这个孩子我一定要生下来!”

霍易峰看她脸色苍白,坐到床边劝她,“小念,你现在情况特殊,再不进行手术,会有生命危险。”

“可我不能让我的孩子有危险。”

迟念握住霍易峰的手,眼泪闪转,求他,“易峰哥,能不能等到我把孩子生出后,再手术?我求求你,让我生下这个孩子好不好?”

霍易峰内心挣扎,无奈的叹口气,“小念,只要你想好了,我会尽我所能帮助你。”

“谢谢你易峰哥!谢谢你!”

“谢我什么,都认识这么久了,别再说客气的话了。”

霍易峰去忙了,迟念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越来越远。

她感激霍易峰,在大学的时候他是她可以谈心里话的知心学长,她到医院实习的时候,身为内科手术一把手的他,从未因为她身份低微,反而帮了她不少忙。

迟念摸着肚子,对孩子轻声说:“宝宝,等你出生后,一定要好好感谢霍叔叔!”

手机铃声响起,迟念抓起放在枕边的手机,看到是一串陌生的数字。

“喂!请问你是……”

“念念,是爸爸!”

“爸……爸真的是你吗?这么多年,你去哪里了?”

“念念……你有没有钱?能拿多少,就拿多少,我把地址发给你,你把钱带过来……不多说了,挂了!”

“爸……”

手机挂断了,迟念再打过去,无人接听。

很快短信就来了,她看到了地址。

心又激动,又不安,毕竟从几年前家里破产后,爸爸为了躲债,就将她和妈妈抛弃了,逃的无影无踪。

她恨过爸爸,要不是他,她和妈妈也不能辗转了几个城市, 躲避债主。

她妈妈最后也不能改嫁,她也不会过上寄人篱下的苦日子。

可她毕竟是他的女儿,也想念曾经温暖又贴心的爸爸,那是他留给她最美好的童年记忆。

迟念跳下病床,穿着病号服往外跑。

门口她碰见了乔楚天和谢思琪肩并肩走,两个人的手臂挽在一起,是那样的碍眼,刺痛了她的心。

“小念,我没事了,你不用担心我!”

谢思琪朝迟念善解人意的笑了笑,脸贴在乔楚天的手臂上,像情人一样撒娇。

迟念讽刺一笑,“我为什么要担心你?你自己摔的,又不是我推的,一定摔不伤,也摔不死。”

谢思琪咬着唇,委屈的对乔楚天说:“楚天,小念为什么要这样恨我?是我哪里得罪她了吗?”

“思琪,你没错,都是她心肠恶毒,不知悔改!”

乔楚天揉着谢思琪的头发,那样宠溺的眼神,温柔的目光,像一团火灼伤了迟念的眼。

迟念心裂开的痛着,脸上却是不甘示弱的讥笑,“我难道不该恨你吗?我是他的妻子,你算什么?凭什么缠着我的老公不放?还装委屈,装哭,真是恶心!”

“住口!”

乔楚天抬手要给迟念一巴掌,迟念倔强的看着他,“你打啊,让所有人都知道,你为了小三打了你老婆,让他们都可怜我,同情我,到最后谢思琪一定会被指责,会被人嘲讽,让她没脸见人。”

“迟念,你真是恶毒……”

碰!

一拳头,从迟念的脸颊擦过,重重的砸在墙上。

迟念有些惊魂未定,乔楚天收回拳头,指骨皮肉流了血,疼到她的心里。

“楚天,你的手受伤了。”

迟念紧张的抓起乔楚天的手,却被乔楚天甩到一边。

手工制作网
推荐图文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
手工制作网 沛县手工 小学生手工制作 易拉罐手工制作 手工皂品牌 林清轩手工皂 旧光盘手工制作 卡米拉手工皂

沛县手工,小学生手工制作,易拉罐手工制作,手工皂品牌,林清轩手工皂,艺术创想手工制作,旧光盘手工制作,卡米拉手工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