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县手工,小学生手工制作,易拉罐手工制作,手工皂品牌,林清轩手工皂,艺术创想手工制作,旧光盘手工制作,卡米拉手工皂
手工制作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小学生手工制作 >
right

男人骗女人的经典谎言, 你的他说过几句?

发布时间:2018-01-05 来源:手工制作网

“热,好热……唔……”

 

乔小橙喝的醉醺醺的,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一边揉着自己已经混乱不清的脑袋,一边撕扯着身上的衣服。

 

不舒服,不开心……她很难受!

 

今天是她男朋友的生日,她本来准备将自己就在今晚完完整整的给他。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到了他的住处,却发现他跟自己最好的大学室友搞在了一起。

 

贱人!一对贱人!

 

于是乎,她去了酒吧,大醉一场,还……

 

“男人呢?我点的男人哪去了?”因为燥热难耐,乔小橙扯了扯领口的衣服,雪白的肌肤裸露在外,十分诱惑。

 

帝风爵正在浴室里洗澡,听见外面有动静,十分警惕,于是拿起浴巾就走了出去。

 

只见房间里到处充满了淡淡的幽香和浓郁的酒香,透过月色还依稀能看见一个女人衣衫不整的躺在自己的床上。

 

帝风爵不禁皱起了眉头,朝床边走去。

 

一把抓起正躺在床上的乔小橙,帝风爵语气不悦:“滚,谁给你的胆子敢睡在我的床上?”

 

此刻并不清醒的乔小橙脑中一片混沌,听到有人说话,她抬起那双迷离的双眼,打着酒嗝,轻声呵气道:“喂,我可是付了钱的,你居然敢叫我滚,小心我叫你们老板开除你!”

 

听言,帝风爵一愣,勾唇,邪魅的上下打量着她:“呵,竟然把他当成鸭子了!”

 

想他堂堂的帝皇国际集团总裁,何时受过这等侮辱!

 

好!很好!

 

女人,你死定了!

 

说罢,帝风爵大手一伸,拎起乔小橙,就准备将她直接扔出去。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刚拉起乔小橙,她便朝他凑了过去,直接堵住了他的唇瓣,如同一潭清水般的身体就直接挂在了他的身上。

 

这个女人……

 

帝风爵有一瞬间的错愕,这个青涩香甜的吻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要更多,恍惚间,身体的感觉已经悄然崛起了。

 

搂着女人的腰身直接一个旋转,帝风爵就将她整个人压在了床上。

 

此时的女人面若桃花,媚眼如丝,那领口露出的白肌更是无形中散发着阵阵诱惑……

 

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个妖精!

 

帝风爵直接将她抱起……

 

“女人,这是你自找的!”

 

冷笑一声,下一秒……

 

“嘶,啊——”顿时,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充诉着整个房间,一滴晶莹的泪水顺着脸颊融入到了白色的床单里……

 

第二天早上。

 

乔小橙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仿佛被车轮碾过。

 

“啊,痛……”只动了一动,就难受无比,此刻她的全身上下到处都是红彤彤的痕迹。

 

还有,雪白床单上的那抹鲜红……

 

昨晚该是有多疯狂啊!

 

脑海中的影像快速的倒退,乔小橙回想起了一切,昨天因为看到自己男朋友跟自己要好的闺蜜搞在了一起,所以她一气之下的叫了鸭子,交代了自己的第一次。

 

“天啊,她到底做了什么?”

 

此刻,乔小橙才觉得后悔,扫了一眼旁边睡着的男人……哇靠,真帅啊,睡颜都可以那么的俊美,眼睫毛长得像扇子,五官出众、轮廓分明,剑眉星目,唔,虽然是只鸭子,但那么帅,她也不算吃亏了!

 

想到这里,乔小橙连忙跳下床,捡起地上的衣服,又从包包里忍痛的拿了三张一百后,就迅速的离开了。

 

……

 

帝风爵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因为昨晚女人的美妙滋味,让他连续一整晚,食髓知味。

 

伸手一勾,却抱了个空,帝风爵立即起身,眸子淡淡扫了一眼房间后,并没有见到那个女人的身影,不禁有些失落。

 

昨晚的小野猫,滋味还不错。

 

低头掠过乔小橙昨晚睡过的地方,突然,发现枕头底下有一个亮晶晶的东西,帝风爵拿起来一看,是一条项链,上面有着一个雪花形状的吊坠,中间还镶着一颗白色的珍珠。

 

那个女人的东西吗?呵!

 

帝风爵轻笑一声,正准备下床,突然瞥到了床头柜上放着的三百块钱,顿时整张脸都黑了起来……那个女人,竟然真的把他当作鸭子了?

 

而且只值……三百?

 

想他堂堂的帝皇国际集团总裁,才只值三百块钱吗?

 

帝风爵气炸,咬牙切齿,握住手里的项链,邪魅的勾起了唇角:“女人,你逃不掉了!”

 

……

 

五年后,C市国际机场。

 

一个粉调玉琢,头戴鸭舌帽,身穿牛仔T恤的小男孩映入了人们的眼帘。

 

他牵着一个身穿白色蕾丝蓬蓬纱裙,披着粉色小坎肩的小女孩,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

 

站在人群的中央,他们一出现就引起了众人的惊呼:“哇,谁家的小孩这么的可爱,我还以为是小童星呢!”

 

早已经习惯了这种被众人围观瞩目的乔雨涵,只是站在原地乖乖的牵着妹妹乔小雪的小手,等待着自己的妈咪。

 

一个贵妇模样的女人,走近他们,看着面前粉嫩可爱的两个孩子。

 

实在忍不住,伸手去摸他们的小脸蛋。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

 

听言,乔雨涵抬头望着面前的阿姨:“阿姨好,我叫乔雨涵,他是我的妹妹乔小雪。”

 

“涵涵,雪儿……”

 

“妈咪,我们在这儿!”乔雨涵朝贵妇挥了挥手,就牵着妹妹朝妈咪跑去。

 

一个面容精致的女人,一头栗色卷发妩媚的披在肩上,黑色的墨镜遮去她半张的脸,黑色的长裙简单而不单调,袖口上用银丝勾勒出的百合花尽显华贵而优雅,手上拿着两杯热牛奶,朝孩子们递过去。

 

乔小橙,也就是乔雨涵的妈咪,五年过去了,她褪去了当年的青涩,变得更加的性感成熟了。

 

她看见旁边站着的贵妇,一愣:“这位是?”

 

贵妇柔柔的一笑:“你就是孩子的妈妈吧,你的孩子真的是好可爱,我一看就好喜欢。”

 

这样呀,乔小橙笑笑:“涵涵,雪儿,阿姨夸奖你们,你们该怎么表示?”

 

“谢谢阿姨!”涵涵跟雪儿礼貌的上前,给了贵妇一个大大的拥抱,贵妇顿时觉的受宠若惊。

 

“好啦,走吧,萌萌阿姨还在门口等着我们。”

 

乔雨涵和乔小雪对着后面的贵妇阿姨,挥了挥手:“阿姨,我们要走了,再见。”

 

“再见!”

 

然后牵着自己妈咪的手就往出口走去。

 

留下背后的贵妇心想要是我的儿子能够早点结婚,给我生出这么惹人疼爱的孙子就好了。

 

“妈咪,你好慢哦!”乔雨涵嘟着嘴巴说道,一脸的呆萌可爱。

 

乔小橙勾唇:“要不你来推行礼,妈咪就不慢了。”

 

乔雨涵一脸黑线,顿时改口道:“那妈咪你还是慢一点吧,我跟妹妹不着急。”

 

乔小橙:“……”

 

乔小雪:“……”

 

“小调皮!”乔小橙忍不住笑了起来。

 

乔雨涵无赖的摇了摇头:“快走吧,萌萌阿姨还在外面等着我们了。”

 

说完,用手拿起自己的小行礼箱,朝着出口走去。

 

乔小橙跟在身后,看着自家这两个古灵精怪的宝贝儿子和女儿,作为妈咪的他,倍感欣慰。

 

五年前的那一次狗血醉酒失身,让她不仅怀了孕,还因此停学一年,但是看着面前聪明机灵的宝贝儿子和女儿,她无悔。

 

三人一前一后的走了出来,乔小雪抬眼一看,就看到了依靠在红色跑车上的大美人夏萌萌。

 

“萌萌阿姨,我好想你。”乔小雪顿时冲了过去,整个人一下子就扑到了她的大腿上。

 

夏萌萌扶起脸上的黑色墨镜,露出妩媚妖娆的一张脸,附身下去,一把抱起乔小雪,在她的脸上“吧唧”一下就亲了一口,宠溺的摸着她的脑袋,笑眯眯的说道:“我们的雪儿真是越长越漂亮了,萌萌阿姨也好想你哟。”

 

而一旁的乔雨涵也走了过来,朝她深鞠一躬,优雅绅士的说道:“萌萌阿姨好。”

 

夏萌萌顿时满足,附身蹲下看着乔雨涵,一愣。怎么感觉这张小脸好面熟呀,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一时又想不起来。

 

随即锤了锤自己的脑袋,转而捏了捏乔雨涵的小脸道:“饿了吧,走,萌萌阿姨带你们去吃好吃的。”

 

一听有好吃的,乔小雪跟乔雨涵眼里都开始放光,立即捧场道:“太棒了,有好吃的,谢谢萌萌阿姨。”

 

四个人吃饱喝足后,回到了夏萌萌的家里。

 

乔雨涵跟乔小雪已经睡着了,乔小橙将他放在床上,盖好被子。

 

身子一软,直接躺在了沙发上。

 

“好累呀。”

 

“现在知道累了,当初叫你放弃,你不愿意。”夏萌萌拿眼横了她一眼,继续轻声道:“小橙,我一直好好奇,雨涵跟雪儿的爸爸到底是谁?”

 

“萌萌,你给我找好工作了吗?”乔小橙答非所问。

 

夏萌萌笑了下,每次,只要她提起这个问题,她总是转移话题。

 

夏萌萌知道乔小橙的倔脾气,也懒得再继续这个话题,直接道:“工作已经给你安排好了,休息一晚上,明天开始上班。”

 

“你安排的。”

 

“不然呢?”

 

“还是萌萌最好了。”乔小橙一把抱住自己的好闺蜜,就是一阵狂亲。

 

上班第一天,乔小橙就早早的起床,服侍好了涵涵跟小雪儿吃完早餐。

 

然后将自己打扮了一番。

 

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恰巧碰到刚起床从房间打着哈欠走出来的夏萌萌。

 

夏萌萌突然惊叫一声,张大着嘴巴看着面前的乔小橙。

 

“怎么了?”乔小橙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装扮,一脸狐疑的看着面前的夏萌萌。

 

夏萌萌将视线又看向她的脸上,一头如瀑布般的秀发被她微微的盘起,那也行,显得她的脸蛋更加的精致小巧,但是……身上那身黑色的职业套装,衬衣紧贴着领口,密不透风,裙摆也显得有点过长,非常的空旷,更重要的是她那脸上一副超大型的黑框眼睛,遮挡住了她半张的小脸,一下子将她那楚楚动人的大眼给遮挡的失去了光彩。

 

整个装扮,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

 

老土。

 

实在是土。

 

遮住了她该有的精致容貌。

 

“你就这样去上班?”夏萌萌惊呼出声。

 

“有何不妥?”乔小橙白了她一眼,理所当然的说道:“切,我是去做他的秘书,又不是去参加选美,再说了,我以前在国外的时候,都是这样穿的,我们老总也没有说我什么。”

 

夏萌萌汗颜,白了她一眼:“你确定你穿这样去上班,我们帝皇国际集团的总裁不会让你马上滚?”

 

“不会的,我这样穿才显得比较有职业素养,况且像他们那种高高在上的总裁大人,像我这身打扮,才更加的安全,不是吗?”乔小橙抬了抬遮住半张脸的黑框眼睛,一本正经的说道。

 

夏萌萌无语,还想说什么,结果就被乔小橙推进了卫生间:“上班快迟到了,麻烦你动作快点。”

 

于是……

 

帝皇集团。

 

位于本市最豪华的地段,整栋大楼都是以玻璃为主调,阳光照射在玻璃上,发出耀眼的光芒。

 

乔小橙深吸了口气,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抬脚准备进入大厦。

 

就在这时……

 

“哎呦!”脚下一滑,乔小橙一不小心,差点摔倒在了地上。

 

“你没事吧?”伴随着声音的响起,旁边一只修长的大手揽住她的腰身,俯身看着身下的女人。

 

乔小橙抓过他的手臂,借力站起身子,又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顿时小脸上起了一片红晕……眼前的这个男人真好看,西装革履,动作优雅,绅士风度,完全就是一副温润如玉的贵公子般。

 

有些尴尬的摆了摆手,乔小橙道:“没事,没事,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好!”冷辰曦点头,看着落荒而逃的女人,勾唇笑了起来。

 

第一天入职,乔小橙一个人单枪匹马的来到人事的办公室,人事的张秘书将她带到了公司的顶楼。

 

“乔秘书,这就是你以后工作的地方了,有什么不懂的你都可以直接问我。”张秘书简单的说道。

 

“好的,谢谢你张秘书!”虽然乔小橙是第一次见张秘书,但对她的这种平易近人,不以她的穿着打扮表示讽刺不屑的人,她还是颇有好感的。

 

“不用客气,以后大家都是同事。”说完张秘书就离开了。

 

乔小橙拿起桌上的文件,就开始整理起来,这是她的专业难不倒他,但是看着那秘密麻麻写满的各种习惯和怪癖,她知道这个总裁不好伺候。

 

就在她低头整理文件的时候。

 

一个妩媚的女人来到她的跟前,性感的黑色紧身长裙,红色大波澜卷发披在双肩,身上传来阵阵的香水气味。

 

她的身后跟着两个保安不敢碰她却也不敢放行,只能拦住用手挡住:“小姐,总裁在开会,您不能上去。”

 

“让开,我是帝总的女人,你们谁敢拦我,我就叫他炒你们鱿鱼。”女人嚣张至极,完全不把两个保安放在眼里。

 

见状,乔小橙走了过去,朝那女人面前一站,女人停下了吵闹,皱起眉头不悦地说道:“干嘛?你是谁?”

 

“您好,我是帝总的秘书,他现在正在开会,您有什么事情直接找我吧,我可以替你转告他。”乔小橙微微一笑,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

 

“秘书?”性感的女人眯起眼睛,打量着面前带着眼镜,穿着一身黑色职业装的女人,讽刺的说道:“帝总的品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劲了。”

 

乔小橙脸上依旧挂着笑容,没有因为女人的讽刺而动怒。

 

转而淡淡的说道:“小姐,您不怕您今天这么一闹,以后帝总不会再理你了吗?真的,您现在就可以进去了,但是,据我说知,帝总在开会的时候,一般不喜欢被人打扰,如果您不按照帝总的规矩来,恐怕以后见上一面都难了。”

 

顾依然一振,她说的对,帝风爵可是C市有名的钻石王老五,多少的女人梦寐以求的想要爬上她的床,要是今天惹怒了他,恐怕以后真的难以见上一面,她一定要保持自己淑女和千金小姐的形象。

 

想到这里,顾依然咬下嘴唇:“算了,我还是在办公室里等他吧。”

 

听言,乔小橙眨了眨眼睛,看来她还是不死心。

 

“小姐,这会才刚刚开始,一个小时也开不完,要不你把手机号码留下,人先回去,等我们帝总开完会后,有空的时候我在给你电话。”

 

“真的?”

 

“当然,这事包在我身上。”

 

“那好,我先去逛街了,等他不忙的时候,你给我打电话。”说罢,留下电话,提着包包就离开了。

 

打发走了顾依然,乔小橙总算是松了口气。继续回到自己的位置打开文档,快速的整理起来。

 

以至于当帝风爵开门进来的时候,她也没发现。

 

帝风爵斜眼看了眼坐在玻璃后面的人影,入神的盯着电脑,手指在键盘上敲打着,就连他进来了,也没有发现,不禁皱起了眉头,轻咳一声。

 

听到声响后的乔小橙回过神来,抬起头看向对面这个不知道何时走进来的男人……

 

天呐,帅,真帅!

 

这个男人气质慵懒高贵,五官俊朗,剑眉星目,高挺的鼻梁,完美的薄唇,有一双炯亮且幽深如潭的黑眸,眸底还隐约透着一丝寒意,他浑身透露着一股霸道及与生俱来的冷傲,只是……

 

乔小橙一惊,随即站起身来,四目交接,总感觉面前的男人好像在哪里见过……

 

为什么那么眼熟?

 

突然脑袋灵光一闪,这不就是……不就是……五年前那个跟自己在酒店里疯狂一夜的男人吗?

 

OMG……

 

他就是她的上司?

 

天呐!!!

 

那个和自己五年前一夜任性的男人,到今天他才知道,他是帝皇集团的总裁!!!

 

救命啊,不会那么倒霉吧?!

 

乔小橙简直崩溃,完全想不到会在这里碰到他?心里霎时慌乱起来,他会不会记得五年前的事情,会不会认出她?

 

艰难的朝着他挤出一丝笑容后,站定,平复了下心中的狂跳,乔小橙尴尬的笑了笑,伸手:“帝总裁,您好,我是新来的秘书,乔小橙。”说完,她伸出手去。

 

帝风爵没有伸手,只是一直盯着面前的女人,抿唇不语。

 

这个女人这是什么打扮啊?穿的那么老土,尤其是那个黑色大眼镜,简直遮住了她的大半张脸,然而,就是这样……竟然让他很想伸手去摘掉她脸上的眼睛,一窥她的面容……

 

只是,她的那双眼睛,明亮闪烁,隔着黑色大眼镜都让他觉得她的双眸很美,还似乎……有些熟悉……

 

乔小橙伸出的手在半空凉了很久,见他迟迟不与自己握手,只是一直打量着自己,尴尬的笑了笑,将手收了回来,低下头去。

 

他望着她良久,才缓缓地开口道:“我们……是不是见过?”

 

一句话让乔小橙吓出一声冷汗。

 

呃……难道他真想起来了?

 

不会吧?

 

乔小橙不禁冷汗直冒,尴尬的站在那里:“您可能……记错了,我刚从M国回来,怎么会见过呢?”

 

“是吗?”帝风爵看了她良久,才轻轻的吐出两个字来。

 

乔小橙站在那里低头不语,十分的紧张和忐忑。

 

就在这时,他突然又开口道:“知道自己分内的事吧,我喜欢多做事,少说话的人……”

 

“是。”乔小橙立即点头答道。

 

“明白就好!”说完,帝风爵就转身离开了,回了自己的总裁办公室。

 

乔小橙呆愣了好半天,这才回过神来。

 

看着帝风爵离开后,她不禁心虚的拍着自己的胸脯。

 

五年了,没想到他竟然是帝皇国际集团的总裁,而且还是自己的上司,这该怎么办?难道自己每天都要面对他吗?

 

还是辞职吧?

 

可是……帝皇国际集团给出的薪水又是这么的可观,况且她还有两个孩子要抚养。

 

啊啊啊啊啊,她舍不得这样的高薪啊!

 

不行……既来之则安之,反正他也没认出自己,只要做好自己本分的事情就好,少接触他。

 

对,一定要淡定一点,一定没事的!

 

想到这里,乔小橙就不打算离职,继续好好工作了。

 

仅仅几天的时间,因为有夏萌萌的帮忙,和以前做秘书时的工作经历,乔小橙就把该做的事情整理的井井有条,而且没有招到帝风爵的任何不满。

 

由于每天工作的太晚,无暇顾及涵涵和雪儿,乔小橙只能将他们送到了一所全托的幼儿园,只用周六去接回来即可。

 

这也让乔小橙省了不少的心。

 

虽然不舍,但是乔小橙还是想等工作稳定下来后,再去将他们每晚接回。

 

走过长长的走廊,乔小橙直接走进了电梯。

 

刚进门,吴莎莎就从茶水间端着水杯,礼貌的和她打着招呼,她也回以礼貌的微笑。

 

吴莎莎也是负责这层楼的秘书,但是她只是负责外线,跟总裁见面的机会很少,所以对乔小橙还是很憎恨的,毕竟她在这里做秘书这么多年,还没有获得总裁的青睐,嫉妒一切和总裁有接触的人。

 

因为她比乔小橙先到,刚才去茶水间打水的时候,发现茶水间没有了咖啡豆,而一向只喝现磨咖啡的帝总是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于是,心生一计,吴莎莎左右张望的看了看,然后说道:“乔秘书,总裁叫你送杯咖啡进去。”

 

“是!”乔小橙回应了一声,就朝着茶水间走去。

 

端着咖啡,乔小橙小心翼翼的来到帝风爵的办公室,将咖啡放在他的桌子上。

 

“总裁,这是您要的咖啡。”

 

帝风爵看了她一眼,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随意的丢在沙发上,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打开笔记本电脑,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

 

“噗……”

 

乔小橙听着对面传来的声响,紧张的看着他的脸色:“帝总,您怎么了?”

 

“这杯咖啡,你是怎么弄的?”

 

乔小橙站着没有动,眨了眨眼,理所当然的说道:“就是拿开水冲了一下,有什么不对吗?”

 

“入职前的文件你都看了吗?难道你不知道我的咖啡只喝现磨的吗?”帝风爵眯起眼睛,俯身打量着面前的乔小橙,冷冷地说道。

 

“滚出去,明天你不用来了。”

 

乔小橙一愣,随即拿起桌上的咖啡一饮而尽,然后深呼吸了一口气后缓缓地说道:“总裁,您别急着要我滚,我还有话要说。”

 

帝风爵坐在椅子上,一愣,顿了一下,放在手中的握着的鼠标,抬头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第一,听说在我没来之前,你换秘书的速度就像翻书一样的快,由此可见,你的坏脾气,没有人能够受的了你。”

 

他的坏脾气没有人能够忍受得了?帝风爵挑了挑眉,勾起了唇角,有意思。

 

“第二,既然没有秘书受的了你,自然就没有秘书跟我交接你喝咖啡还分现磨,还是不现磨的问题。”

 

她才上班没几天,怎么知道他喝咖啡还那么讲究,不过既然要辞退她,她还是不甘心的。

 

“第三,您是堂堂的帝皇国际集团总裁,就因为一杯小小的咖啡,而辞掉自己的秘书,传出去也太不专业,更有失风度吧?您觉得,合理吗?”

手工制作网
推荐图文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
手工制作网 沛县手工 小学生手工制作 易拉罐手工制作 手工皂品牌 林清轩手工皂 旧光盘手工制作 卡米拉手工皂

沛县手工,小学生手工制作,易拉罐手工制作,手工皂品牌,林清轩手工皂,艺术创想手工制作,旧光盘手工制作,卡米拉手工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