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县手工,小学生手工制作,易拉罐手工制作,手工皂品牌,林清轩手工皂,艺术创想手工制作,旧光盘手工制作,卡米拉手工皂
手工制作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沛县手工 >
right

古代妃嫔来大姨妈是伺候皇帝的最佳时机,这个玩法太刺激了!

发布时间:2018-01-28 来源:手工制作网

001:就算是死了,也是活该

  “求皇上,赐给臣妾一样东西。”数九寒冬,颜如茵跪在御花园的雪地上,脸上是来不及擦干的泪痕。

  她是这大宋国万人敬仰的皇后,如今,却狼狈的跪在帝王脚下,卑微的乞讨。

  冷遇白揽着身旁的貌美妃子,斜睨着她,厌恶道:“你还想要什么?”

  颜如茵身子一颤,低声道:“臣妾的父亲病重,需要回阳丹,求皇上赏赐。”

  “回阳丹?”冷遇白挑着语气,抚了抚怀中的女子,冷笑道:“回阳丹这般珍贵的丹药,朕要留着给菲菲调理身子。”

  回阳丹?调理身子?

  颜如茵睁大眼睛,语气轻颤:“若是皇上想为妹妹调理身子,臣妾愿意为妹妹寻更珍贵的草药。”

  “不必了。”冷遇白不耐道:“就算是你父亲死了,与朕何干,你没看到,朕正在与菲菲饮酒赏景吗?还不滚开!”

  颜如茵眼泪滑落,脑袋重重磕在地上:“求求皇上,若是没有回阳丹,父亲他......便没命了!”

  颜如茵不停的给他磕头,坚硬的石板撞破了她的额头,惨出丝丝鲜血。

  冷遇白看着她,却没来由的一阵烦躁,站起走到颜如茵的面前。

  大雪中,他狐裘在身,俊美绝伦,那好看的眉头蹙起,只有化不开的淡漠和寒意。

  冷遇白俯下身子,骨节分明的手捏住颜如茵的下巴,迫使她抬头与自己对望:“你想要回阳丹?”

  颜如茵看着这个自己深爱的男人,咬着唇:“是。”

  “你拿什么来换?又或者说,你还有什么。”冷遇白冷笑。

  颜如茵攥紧拳头:“臣妾知道,皇上厌恶臣妾,臣妾愿意将后位让给妹妹,从此...离开皇宫。”

  颜如茵每说一句话,心都抽痛的无法呼吸。

  如果这就是他想要的结果,那么,她妥协。

  冷遇白将她甩到一旁,从衣袖掏出一个盒子,打开,里面躺着一颗乌黑的药丸。

  “你要的,是它?”

  颜如茵看着面前的丹药,连忙点头。

  冷遇白邪肆一笑,关上盒子,扬手扔进了结了冰的池塘上。

  “拿到了,就是你的。”

  颜如茵紧紧盯着冰面上的盒子,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咔嚓!”薄薄的冰劈裂开来,颜如茵整个身体掉进了冰冷的水中。

  寒冷的冰水淹没到她的腰,颜如茵却像疯了一般,奋力的打碎那些冰,一步一步向那个盒子挪去。

  锋利的冰层割破她的皮肤,渗出层层鲜血,冰冷的湖水像刀子一样凌迟着她的身体,她咬紧牙关,狠狠的砸开那些冰面。

  冷遇白蹙眉,拳头不禁攥起。

  这时身后的女子走来,乖巧的依偎在冷遇白的怀中:“皇上,这寒冬湖水最为冰冷,若是冻坏了姐姐该怎么办。”

  冷遇白抬手将女子揽入怀中,语气淡漠:“她自己愿意,怨不得谁。”

  而颜如茵却没有听见似的,一次次的砸掉那些冰,鲜血染尽了冰层。

  她现在顾不得其他,只想拿到回阳丹救父亲。

  颜如茵再一次回到岸上,樱唇已经冻成了深紫色。

  白嫩的皮肤被薄冰划出一道道伤口,皮肉外翻,池塘被砸出了一大块口子,里面飘满了鲜红的血丝。

  她血肉模糊的手里紧紧握着那个盒子,摇摇晃晃爬起来,却因体力不支,又重重摔下去。

  盒子掉落在地上,乌黑的丹药滚落出来。

  颜如茵趴在地上,伸长手去捡丹药,一双精致的绣花鞋映入她的眼帘,下一刻,那颗丹药被重重踩在鞋底。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居然踩到了姐姐的救命丹。”一道尖细的声音响了起来,颜如茵抬起头,看到刘菲菲那张得意的脸。

  突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她死死的盯着那只绣花鞋,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昏迷之前,她隐隐听到了冷遇白嘲讽的声音。

  “还真是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就算是死了,也是活该。”

002:都是你自作自受

  颜如茵昏迷中做了个梦。

  梦里,她不是冷遇白不受宠的皇后,而是那个被家里宠得无法无天的小姑娘。

  十三岁那一年,她偷偷跑出去游玩,路上却遇到了中毒奄奄一息的冷遇白,看到少年那张清隽俊美的脸,不知怎的,她便动了心,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她始终记得,那时候高烧神志不清的冷遇白握着她的手,说要一辈子记得她,说要铺下十里红妆,迎娶她。

  可,他那日凯旋归来,不是为了娶她,而是要她救治未来的皇后,她曾经视为亲妹妹的刘菲菲。

  她看着他淡漠的眼神,第一次狠心道:“若你想救她,就娶我为妻。”

  那一刻,她在冷遇白眼底看到的是彻骨的厌恶和恨意。

  她曾经天真的以为,时间会磨平他们之间的误会和隔阂,让真相大白。

  但她错了,冷遇白恨极了她,这七年来,恨不得杀了她。

  颜如茵睁开眼睛,看到熟悉的宫殿,记起了什么,她才猛地坐了起来:“父亲!”

  宫女流夏听到她的惊呼,心底一酸:“娘娘,老爷已经去了……”

  颜如茵的身体颓然的倒下,脸上的血色褪的干干净净。

  “是我的错,是我错了……”

  若不是她苦苦去求一份已经失去的爱情,颜家怎会落得这般下场。

  她用力的敲打着自己的脑袋和身体,身上的伤痕统统撕裂开来,鲜血汩汩的流出,触目惊心。

  流夏拦不住她,只能出去喊人,还未出去,却瞧见冷遇白走了进来。

  “出去。”男人的视线落在那个披头散发的女子身上,眼底掠过一丝深意。

  颜如茵看向他,眼底布满了深深的失望。

  这是她第一次后悔,后悔她爱错了人。

  冷遇白看着她,心底蓦地多出一股不快,缓步过去。“颜如茵,你这是在恨朕?”

  颜如茵没有说话,目光描摹着冷遇白那完美的轮廓,轻轻开口,“您是皇上,臣妾怎么敢恨……”

  她的声音空灵,眼神也空洞极了,冷遇白皱了皱眉,冷冷道:“朕今天过来只是想告知你一声,现在菲菲她怀有身孕,为了避免冲撞了皇嗣,任何人不得在宫里祭拜烧纸。”

  颜如茵的身体晃了晃,心中像是扎了上万根刺。

  父亲尸骨未寒,她作为他们唯一的亲人,竟然连烧纸祭拜的机会都没有。

  七年的痴心,终究,换来的是家破人亡的下场。

  “皇上,臣妾难以从命……”颜如茵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

  冷遇白冷哼一声,眸子里尽是森然的冷意,“你以为,你有拒绝的资格吗?”

  他走上前,捏住她的下巴。

  “颜如茵,你不择手段求来的后位,坐着舒服吗?今日你所遭受的一切,都是活该,都是你自作自受!”

  冰冷的话,彻底打碎了那颗破败的心,颜如茵惨笑一声,从柜子里拿出那被她珍藏着的凤印,“既然如此,臣妾愿让出这个位子,从此削发为尼,再不踏进皇宫半步!”

  话音刚落,颜如茵一把抄起剪刀,狠狠地将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剪断。

  长长的发丝洋洋洒洒,飘落一地。

003:你疯了

  “颜如茵!你疯了!”冷遇白见状,冲过去捏住她的手腕,咔嚓一声卸掉了她的关节,颜如茵忍着痛,冷笑道:“皇上现在可还满意?”

  冷遇白听到这不冷不热的声调,只觉得心头一把火烧了起来。

  “满意?皇后想让朕满意?”他一点点欺近了颜如茵的身体,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

  “你父亲生前不是一直想要你怀上子嗣吗,既然如此,不如朕帮他了了这心愿!”

  说完,冷遇白的手掌微微用力,撕拉一声,撕裂她身上的衣服,欺压上去。

  “冷遇白,我恨你,我恨你……”颜如茵的身体无助的晃动着,心底除了屈辱,还有数不尽的怨和恨。

  冷遇白不为之所动,加重了力道,将她的哭泣声,搅碎在这激烈的情事里。

  颜如茵再张开眼睛,冷遇白已经不在了。

  她低头,看到自己的手被包的严严实实,眼框都是烫的。

  “呦,在哭呢?”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进来,颜如茵抬头,看到一身雍容华贵的刘菲菲走进来。

  她是颜家的养女,颜家向来把她当千金小姐一样对待,可那天,是她生生踩碎了父亲的救命丹药。

  颜如茵眼眶一红,冷冷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姐姐怎么这么冷漠……”刘菲菲声音里尽是委屈,可眼底却满是得意。“妹妹最近有了身孕,想着姐姐医术高明,特意来找姐姐帮我安胎。”

  说完,刘菲菲故作娇羞地低下头,手轻轻地抚摸着腹部,语气里尽是赤裸裸的炫耀。

  颜如茵脸上血色尽失,她的父亲不过刚刚去世,她在颜家十几年,却没有半点悲伤,还和冷遇白芙蓉帐暖度春宵!

  世上怎么会有,如此没心没肺之人!

  “本宫怕是难当此重任……”颜如茵红着眼眶,嗓子沙哑,一道声音突然穿插进来。

  “菲菲是孤女,没有家人,你是她唯一的姐妹,连她有孕都这般无情?”

  冷遇白大步地走过来,温柔的揽着刘菲菲的腰,不耐的看向她。

  颜如茵闻言,几乎笑出来,无情?

  她父亲危在旦夕,她拼了命都没求到那颗药丸,父亲死了,她连一片纸钱都没资格烧,他拧断她的手,在头七里将她压上床。

  如今,却还要求她欢欢喜喜的给他人安胎!

  究竟是谁无情!

  颜如茵咬着唇,恨恨的拒绝。可还未开口,冷遇白已经凉凉的威胁。

  “你开口之前,不妨想想,颜家剩下的那些人,还要不要活?”

  颜如茵一怔,狠狠地握紧了拳头,任由指甲嵌进掌心流出了鲜血。

  “臣妾遵旨。”

004:好妹妹

  翌日,颜如茵乖乖到了刘菲菲所在的宫殿,作为她的“好姐妹”陪她安胎。

  华丽的永和宫里,无数的宫人进进出出。

  “姐姐,今后我肚子里这孩子,就靠你照料了。”刘菲菲坐在高高的榻上,眉目间都是挑衅。

  颜如茵听到这话,眼神暗了暗,淡淡道:“为了抚养过你的颜家,我自当尽力。”

  刘菲菲被戳到了痛处,一口银牙都险些咬碎了。

  她的话,就好像,她还是那个一身肮脏身份低贱的养女,而她,依旧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

  “那,妹妹真是谢过姐姐了。”刘菲菲咬着牙,亲热地走过来,拉着颜如茵受伤的那只手,几乎把她红肿的关节捏的碎裂。

  颜如茵的脸色一变,窒息的痛楚袭遍全身。

  但是,想到颜家如今的处境,她只能强行忍了下来。

  在刘菲菲刻意的驱使下,偌大的宫殿里很快就只剩下她们两个人。

  颜如茵为了避嫌,故意站在距离刘菲菲很远地位置,正欲开口,一只坚硬的白玉枕头却已经砸了过来,“颜如茵,你来这里是来伺候我的,谁许你给我摆脸子瞧?”

  刘菲菲在颜家也曾经学过一招半式,这一下,颜如茵没有准备,额头被打了个正着,鲜血滴落下来。

  她抬眼,却看到刘菲菲一脸的愤怒立马化作了委屈,“姐姐,这白玉枕头可是皇上最喜欢的,你怎么能砸了它呢?”

  颜如茵一脸错愕,还未来得及开口,就被身后突然的力道扯到一边,男人的力道极大,她踉跄了两下,摔倒在地。

  白玉的碎片刺入她的手心,痛的她撕心裂肺,但是冷遇白却视若罔闻,走过去捂住刘菲菲的眼睛,“别看,别吓坏了孩子。”

  刘菲菲这才如梦初醒一般,依偎在冷遇白怀里,委屈又可怜:“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无意提起皇上的事,哪曾想就刺激了姐姐,我不想这样的!”

手工制作网
推荐图文
手工制作网 沛县手工 小学生手工制作 易拉罐手工制作 手工皂品牌 林清轩手工皂 旧光盘手工制作 卡米拉手工皂

沛县手工,小学生手工制作,易拉罐手工制作,手工皂品牌,林清轩手工皂,艺术创想手工制作,旧光盘手工制作,卡米拉手工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