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县手工,小学生手工制作,易拉罐手工制作,手工皂品牌,林清轩手工皂,艺术创想手工制作,旧光盘手工制作,卡米拉手工皂
手工制作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沛县手工 >
right

7个生物老师不敢教的性知识,让你的脑洞大开...

发布时间:2018-01-07 来源:手工制作网

 “你今天去医院了?”男人半靠在沙发上面,手里夹着一支烟,目光冷冷的看着叶清歌。


  慕战北就是有这样的本事,只是一个眼神就能让叶清歌打颤,她缩在衣袖里的手有些抖,只是竭力的控制住自己:“是。”


  “干什么?”男人吐出一个烟圈,深邃的眼神透过烟雾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我来大姨妈,肚子疼,就去找医生检查了一下。”叶清歌心跳得慌。


  她怀孕了,却不敢告诉慕战北。


  因为她知道,告诉慕战北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打掉。


  和慕战北在一起三年,她一共流掉三个孩子。


  医生说她流产太多,子宫壁非常的薄,如果再做流产手术她这辈子都可能不会有孩子。


  而叶清歌是多么的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做梦她都想要一个孩子,一个和慕战北的孩子。


  可是她也知道,慕战北是不会让她怀住他的孩子的。


  他是那样厌恶她,怎么可能会让她生下他的孩子呢?


  叶清歌每次来大姨妈时候总会疼得死去活来,慕战北大概是相信了,没有再问,只是安静的抽着烟。


  叶清歌松了口气,挤出一个笑容:“饿了吧,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慕战北没有回答,继续保持着一个姿势抽烟,烟味呛鼻的难受,叶清歌退后一笔,带着商量的语气:“要不,我做你最喜欢吃的粉蒸肉?”


  话音落下,男人突然嗤笑一声,把手里的烟头往地上一扔,很缓慢的吐出一句话:“明天去医院做了她吧!”


  叶清歌愣了一下,僵硬的看着他的脸,嘴唇抖动了一下,想说什么,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慕战北缓缓的站起来:“紫凝身体不好,我不想让她因为这个病情恶化!”


  他这是算是在解释么?


  一股愤怒从叶清歌的胸腔里冒出来,她第一次直着脖子瞪着慕战北:“你这样一心为她着想,我算什么?”


  吼出这句话叶清歌就有些后悔,她问慕战北这样的话不是在自讨苦吃么。


  果然下一秒他冷冷清清的怼回来:“你本来就什么也不是啊?”


  叶清歌眼睛有些湿润,是啊,她对于慕战北来说一直就什么都不是,为什么到现在还搞不清楚呢?


  她把眼中的雾气逼回去,“慕战北,就算我什么都不是,但是你不能否认她,她是你的孩子。”


  男人脸上不带丝毫表情,“对我来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女人才配为我生孩子。”


  所以他是直接说她不配为他生孩子么?


  叶清歌不想哭的,可是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她沙哑着嗓子:“慕战北,我求你留下她吧,求你了好不好?”


  “不好!”


  “医生说了,我不能再流产了,如果再流产,我这辈子都不会有自己的孩子。”


  “那是你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男人的声音依旧是冷冷清清的,仿佛在谈论一件和他毫不相干的事情,“就这样,明天早上去医院吧!”


  慕战北扔下这句话就离开了,叶清歌怔怔的站在客厅,心里空落落的。


  她爱慕战北,死心塌地的爱着他,爱得完全没有自我,可是慕战北不爱她。


  慕战北爱的是她姐姐叶紫凝,叶紫凝是她伯父的女儿,温柔美丽又多才,和慕战北郎才女貌佳偶天成。


  而她叶清歌有什么?既不温柔也不多才,还不要脸。


  她明明知道慕战北不喜欢她,还上赶着倒贴,虽然成功爬上了慕战北的床,可是慕战北却一直不把她当回事。


  想睡就来找她睡上一晚,不想睡就十天半个月不露面,他从来没有承认过她的身份,可是就算是慕战北对她这样冷淡绝情,叶清歌还是甘之如饴。


  这三年来慕战北说什么就是什么,她怀孕了,他让她打掉,她一个字也不敢反抗。


  可是今天,当在知道自己可能打掉这个孩子以后再也没有当妈妈的机会后她控制不住自己了。


  她不要打掉这个孩子!她要留下这个孩子!


  但是叶清歌也知道慕战北的脾气,他说了让她做掉,她就必须执行。


  他对她那么狠,她是铁定逃不掉的。


  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叶清歌正是六神无主的思绪纷乱,听见外面传来汽车声音,离开没有多长时间的慕战北去而复返了。


  他进来就一把揪住叶清歌的衣领,声音带着气急败坏:“叶清歌,你都对紫凝说了什么?”


  “慕战北你发什么疯?你弄疼我了!”脖子被他勒得生疼,叶清歌用力的去扯慕战北的手。


  慕战北没有理会她,只是恶狠狠的盯着她质问:“叶清歌,你是不是把怀孕的事情告诉紫凝了?”


  “没有,我没有告诉她。”叶清歌否认。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紫凝会一声不吭的离开医院?”


  “我哪里知道?也许她是有别的事情呢?慕战北,叶紫凝她是一个成年人,不是三岁小孩?你这样一天到晚的盯着她累不累?”


  “叶清歌,你这是人说的话吗?难道你不知道紫凝她现在生着病啊?”


  看慕战北那副心急如焚的样子,叶清歌心里刺痛的难受,“所以她不见了你就来问我?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她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


  “怎么和你没有关系,叶清歌,紫凝是因为你才这样的,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愧疚吗?”


  当年因为她和慕战北的事情,叶紫凝气得重病了一场。


  慕战北是铁了心认为叶紫凝的失踪和叶清歌有关系,“我告诉你叶清歌,你别想用你肚子里的孩子耍幺蛾子,立刻马上去做了她!”


  叶清歌心里冷到极致,他为了叶紫凝失踪这样心急如焚,却独独对她冷漠如斯。


  心里难受到极致,强烈的愤怒让她反驳回去:“慕战北,你到底是不是人?她也是你的孩子啊?你为什么要这样绝情?”


  叶清歌一直唯唯诺诺,这样愤怒的反驳越发惹得慕战北生气,他冷笑,“叶清歌,我知道她是我的孩子,可是我不会让我的孩子生下来有这样一个恶心的母亲。”


  恶心?他竟然说她恶心?叶清歌看着慕战北愤怒的眼神,突然不想说话了,真是可悲,她不就是爱上了慕战北,不就是无意间爬了慕战北的床吗?


  怎么就变成十恶不赦了?她是女人,闹出那样的丑闻对她来说已经名誉扫地,可是为什么就没有人同情她?


  为什么在所有人眼中她就是罪魁祸首?


  心里的悲哀从心底里蔓延出来,叶清歌看着这个自己爱了五年的男人,“慕战北,原来在你心里我这样不堪吗?”


  看着她悲痛欲绝的样子,慕战北心莫名的一颤,就在这个时候他手机响了,接通一个惊慌失措的声音传来:“慕总,紫凝小姐出车祸了!”


  慕战北吓一跳:“人呢?紫凝现在人怎么样?”


  “人已经送医院去了,情况不是太好……”


  “我知道了,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他恶狠狠的看着叶清歌:“你最好祈祷紫凝没有事情,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急促的脚步声消失在楼梯口,叶清歌无力的瘫倒在地毯上面。


  慕战北的绝情她不是第一次领教,可是没有一次有这样心寒。


  他是绝不会放过她的,不管怎么样他都不会放过她。


  想着这个孩子有可能会和从前的孩子是一样的命运,叶清歌就不寒而栗。


  她是那么喜欢孩子,她是那么想做一个母亲,这次她不能听慕战北的,她得想办法。


  唯一的办法就是逃,先逃到国外去,把孩子生下来再说。


  叶清歌想到做到,马上去收拾行李,行李刚收了一半,慕战北的特助带着保镖来了。


  特助永远是那张万年不变的扑克脸:“叶小姐,慕总让我送您去医院。”


  “我不去医院!刘特助,你放我走吧!我求你了!”叶清歌没有想到慕战北竟然会这么快,完全不给她溜走的机会。


  “叶小姐,请您不要为难我!”特助对她的哀求视若无睹。


  “我要给战北打电话。”见叶清歌伸手去拿手机,特助不紧不慢的跟着加了一句:“慕总现在在紫凝小姐那边,紫凝小姐情况不是太好。”


  一句话绝了叶清歌的心思,她很清楚的知道规矩,只要慕战北在叶紫凝旁边是绝不会接她电话的。


  叶清歌绝望的被保镖押着上了车,押着去了妇产科,刚刚走到手术室门口,特助的电话响了,他接通说了几句话,目光看向叶清歌:“慕总说手术先不做了。”


  “真的?”叶清歌一脸的惊喜。


  “紫凝小姐大出血要输血,叶总让你现在过去……”


  只要不弄掉她的孩子,让她输再点血完全不是问题,这一刻叶清歌竟然没有丝毫的抗拒,心里反而无比的欣喜。


  只是她似乎想得美了些,这输血并不是普通的输血,取200cc或者400cc就好。


  叶清歌被绑在床上,接连被医生取走了1000cc的血。


  正常人献血最多600cc,而叶清歌还怀着孕,被取走1000cc的血可想而知,当场就休克了过去。


  叶清歌昏迷了四天,第五天的晚上,她才有了一些意识。


  头晕沉沉的,浑身没有力气,只是依稀听见有人在说话,带着一丝焦躁:“怎么回事?为什么她到现在还不醒来?”


  这是慕战北的声音,叶清歌拼命的睁开眼睛,看见慕战北背对着她站在病房内,在他面前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


  “慕总,叶小姐输了太多的血,需要恢复。”医生回答。


  “不就是输点血吗?至于这样?”


  “不只是输血的问题,叶小姐她还怀着孕,正常人输这么多血都会休克,何况是孕妇。”医生的声音带着同情,“她身体这样,这个孩子恐怕……”


  “这个孩子本来就不该存在!”男人冷清的声音,“紫凝身体那样,等不起,等她醒来,就让她去做掉孩子吧!”


  这话叶清歌从头凉到脚,还以为输血就能逃过一劫,可是没有想到慕战北是铁了心要弄掉孩子。


  她抽抽嘴角,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叶小姐醒过来了!”医生看见她睁开眼睛马上提醒慕战北。


  慕战北转过身来,慢慢的走到床边定住身形。


  “感觉怎么样?”他的声音没有太大的起伏,还是那样冷漠,叶清歌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他的脸。


  她认识的慕战北一直都是丰神俊朗玉树临风,可是现在站在床边的慕战北却看起来很憔悴。


  眼眶深陷,下巴上满是青色,看起来像是几天没有睡的样子。


  看见这样的慕战北,叶清歌竟然没有骨气的心疼起来。


  明知道他对自己绝情,明知道他的憔悴是因为叶紫凝,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慕战北见她不说话只是盯着自己看,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声音凶巴巴的,“我问你话来,你哑巴了吗?”


手工制作网
推荐图文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
手工制作网 沛县手工 小学生手工制作 易拉罐手工制作 手工皂品牌 林清轩手工皂 旧光盘手工制作 卡米拉手工皂

沛县手工,小学生手工制作,易拉罐手工制作,手工皂品牌,林清轩手工皂,艺术创想手工制作,旧光盘手工制作,卡米拉手工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