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县手工,小学生手工制作,易拉罐手工制作,手工皂品牌,林清轩手工皂,艺术创想手工制作,旧光盘手工制作,卡米拉手工皂
手工制作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林清轩手工皂 >
right

床上,肯吻你这里的男人,才是真爱你

发布时间:2018-01-04 来源:手工制作网


夜,璀璨迷离。

 

夜色夜总会昏暗的包厢里叶明辉满身酒气,发狂的把唐婉扑倒,伸手去扯她的衣服。

 

唐婉一边挣扎,一边出声阻止:“明辉!明辉你不能这样!”

 

回答她的是男人更加疯狂的撕扯和进攻,很快她的衣服被用力扯下,叶明辉的动作粗暴到极致,几乎没有任何前戏他就这样进入了她。

 

唐婉像是一叶在暴风雪中飘荡的小舟,被他撕裂缝合又撕裂。

 

疼痛席卷全身,她没有别的办法,只是用手紧紧的抓出沙发承受着男人暴风骤雨般的进攻。

 

除了痛就是痛,身体痛,心痛,身上的男人一边撕裂着她的身子,一边喃喃的低语:“欢欢!欢欢!”

 

他心里想的一直都是严欢,一直都是。

 

两滴清泪顺着唐婉的眼角滑落……

 

一个月后,

 

唐婉小心翼翼的停好车,取下自己的包,伸手捂住腹部,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向别墅走去。

 

伸手输入密码,门应声而开,她准备换鞋,却一眼看见了沙发上逆光坐着的男人。

 

看见叶明辉唐婉吃惊不小,更多的是惊喜和兴奋,她马上换了鞋,小跑到他旁边:“明辉……你回来了?”

 

叶明辉点了下头,目光在唐婉清减的脸上扫过,只是一瞬马上移开,声音冷冷清清的,不带丝毫感情:“唐婉,我们离婚吧!”

 

唐婉心往下一沉,想到最近几天的风言风语,难道是因为严欢?

 

一定是这样,严欢回来了,所以他急着恢复单身。虽然已经猜到叶明辉要和她离婚是因为谁,可是她还是控制不住的问出了口。

 

“为什么?”

 

叶明辉淡淡的看着她,目光不带丝毫的情义,声音淡漠的可怕:“因为我不爱你!”

 

他如此直白的对她说这话让唐婉心里刺痛到极致,她惨笑:“你和我离婚真的只是因为你不爱我吗?”

 

“对!”

 

“难道不是因为她?”她还是忍不住质问出口了。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我和你离婚的确是因为严欢,我爱她,从始至终我爱得人只有她,我不想让她这样屈辱下去,我要给她一个名分。”

 

叶明辉的话无情到极点,唐婉惨白着脸:“如果你和我离婚只是为了要和严欢在一起,你可能要失望了,我死也不会和你离婚的!”

 

“什么意思?”叶明辉好看的眸子带了一丝狠戾。

 

“你不是说是我费尽心机的逼走严欢拆散你们吗?既然这样我为什么要便宜严欢呢?叶明辉,我是傻了才会和你离婚!”

 

话音落下,叶明辉忽地站起来,一把封住唐婉的衣领,“唐婉,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对吧?这三年来你的温柔贤淑都是装的?呵呵,我真是瞎眼了,竟然相信你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会改变!”

 

唐婉看着眼前帅气得人神共愤的男人,看着他因为愤怒显得狰狞的脸。

 

她的声音带了一丝哽咽:“叶明辉,既然我这么不堪,当初你为什么要娶我?”

 

“你以为我愿意娶你?如果不是你对我下药,让我睡了你,你以为我会舍得抛下欢欢?”

 

这是结婚以来叶明辉第一次面对面的和唐婉说起那次意外,唐婉脸色越发的惨白起来,她细长的手指紧紧的抓住沙发扶手,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我没有!”

 

“否认能改变什么?唐婉,还是那句话,我不爱你,娶你不过是不得已,如果我和你上床的事情不被人报道出去,如果你不是市长千金,你觉得我会娶你?”

 

叶明辉的脸色带了不耐烦,说出的话像是刀子一样刺进唐婉的心。“我告诉你,是唐市长亲自找了我父亲,对我父亲施压才逼得我娶了你!”

 

唐婉直直的看着叶明辉那双好看的凤目,看着他眼中慢慢的厌恶,心里一波一波的苦涩把她淹没。

 

他们之间的一切不过是意外,她喝醉了走错了房间,然后和他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关系。

 

她一直知道叶明辉不爱她,如果不是那次意外,他不会娶她。

 

可是她却爱他到极致,从第一眼起她就对他沉迷了下去,明明知道他爱的人不是她,明明知道他娶她不过是不得已,可是她还是无怨无悔的嫁过来了。

 

三年夫妻,她自问温柔贤淑,对他尽心尽力,她知道他不甘心娶自己,她一直在费尽心思的经营这段婚姻。

 

可是结果却是这样可笑,叶明辉他压根就没有准备和她好好过下去。

 

心疼得无与伦比,叶明辉还在凶狠的盯着她,眼中没有丝毫的情意。

 

唐婉用手捂住胸口,微微的喘口气:“要离婚也可以,你和我好好的过一个礼拜,像正常夫妻那样过一个礼拜,我就会考虑……”

 

“唐婉,你别枉费心机了,别说一个礼拜,就是再给你十年八年我也不会改变主意,拖延时间对事情于事无补!”

 

“你就真的这么厌恶我?”唐婉伸手抚上小腹。

 

“对,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生不如死!”

 

扔下这句话,叶明辉大步离开了。

 

听着那声重重的关门声,唐婉捂住脸泪如雨下。

 

她不是没有自尊,她不是想死缠烂打,而是她今天刚刚去医院做过检查,她怀孕了。

 

她在为怀孕欣喜若狂,可是她的丈夫却说要和她离婚,呵!

 

叶明辉走后再也没有回来,唐婉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愣一直到天色暗下来。

 

外面万家灯火霓虹璀璨,只有她一个人冷冷清清孤单寂寞。

 

肚子发出咕咕的叫声,唐婉从沙发上挣扎着站起来准备去厨房找点吃的,电话石破惊天的响了。

 

她接通母亲的声音惊慌失措的传来:“婉婉,出事了,出大事了,你爸被纪检委带走了!”

 

“什么?”唐婉握住电话的手一抖,“妈,到底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你快打电话给明辉,让明辉想办法……赶快!”

 

唐婉挂了电话手忙脚乱的拨打了叶明辉的电话,电话响了好一会,终于接通了,叶明辉的声音冷冷清清的传来:“什么事?”

 

“明辉……我爸……我爸出事了……我妈说他被纪检委的人带走了……”

 

“然后呢?”叶明辉淡淡的打断她,隔着听筒唐婉都被他的冷漠刺得打了一个冷战。

 

她顿了一下:“你认识的人多,能不能去打听一下?”

 

“不能。你父亲那是咎由自取,打听了又能干什么?”

 

冷漠的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叶明辉说是你父亲,从结婚到现在,他对唐父的称呼一直都是唐市长,从来没有改变过。

 

现在唐市长变成了你父亲,叶明辉是在和她撇清关系吗?

 

唐婉心沉到谷底,她颤着嗓子:“算我求你了行吗?”

 

叶明辉没有说话,听筒里传来一个柔柔的声音:“明辉,菜冷了!”

 

然后电话那头瞬间没有了声音,虽然只是听到一句话,但是唐婉已经猜出了那个陪着叶明辉的女人是谁。

 

是严欢,叶明辉竟然和严欢在一起。

 

几个小时前他提出离婚,几个小时后他就和严欢在一起了,唐婉气得发抖,抓了电话又拨过去,那头却提示关机。

 

叶明辉怕他打搅他和心上人卿卿我我,竟然关机了。

 

很快唐母的电话催命一般的又过来了:“怎么样?明辉怎么说?”

 

“妈,在想办法,明辉在想办法!”唐婉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撒谎想稳住母亲。

 

听说叶明辉在想办法,唐母不那么担心了,“让明辉快点想办法,赶快想办法。”

 

唐母还抱着幻想,唐婉心里却是沉到了底,叶明辉不肯接电话,已经表明了态度,她要怎么办?

 

不管怎么样她都要找到叶明辉,怎么也要求叶明辉救自己的父亲。

手工制作网
推荐图文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
手工制作网 沛县手工 小学生手工制作 易拉罐手工制作 手工皂品牌 林清轩手工皂 旧光盘手工制作 卡米拉手工皂

沛县手工,小学生手工制作,易拉罐手工制作,手工皂品牌,林清轩手工皂,艺术创想手工制作,旧光盘手工制作,卡米拉手工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