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县手工,小学生手工制作,易拉罐手工制作,手工皂品牌,林清轩手工皂,艺术创想手工制作,旧光盘手工制作,卡米拉手工皂
手工制作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旧光盘手工制作 >
right

我们都喜欢优秀的人,但最后只能跟嫌弃的人结婚

发布时间:2018-01-31 来源:手工制作网

001渣男配biao天造地设

顾西城第一次见简汐的时候,她正和人上演八点档狗血“被出轨”戏码。

隔着一张餐桌,他可以清晰听见隔壁两个女人的谈话。

——

“简小姐,我知道你和习帆亲梅竹马。但我是真心喜欢他的,你是高高在上的简家小姐,一出生便应有尽有,把他让给我,你不会损失什么。”

简汐低垂着脑袋,纤长浓密的睫毛挡住了她眼底大半情绪。

纤细白皙的手指搅着咖啡不急不躁,看不出丝毫慌乱。

她甚至还声色柔和的问:“若我不让呢,你会损失什么?”

抬眸,一双琉璃般的眸对上对面有些慌张的女人。

今日与她来谈判的不是别人,是做了她三个月助手的桑柔。

人如其名,看着柔柔弱弱的样子,特别容易激发男人的保护欲。

简汐想,习帆到底喜欢她什么呢?

是她这个人吗?

可她简汐,才是这苏城公认的名门闺秀!

桑柔紧揪着手说:“我会生不如死,我会没办法活下去,我会……”

简汐突然发出一声轻笑,捂着唇笑道:“看来,你和他的感情还真是深厚。”

“是!所以请你退出。”

“噹”的一声,简汐扔掉了手里的勺子,挑眉看着对面的女人,笑的无谓:“我若不退呢?那么你是不是真要去死?我正好还没见过人自杀,你去死好了啊。”

桑柔猛地从位置上站起来,怒视着她说道:“这场游戏,已经由不得你说退还是不退!识相的,赶紧离开我们的视线,否则最后难堪的是你自己。”

简汐优雅的端起桌上咖啡,轻抿一口放下道:“我和他从未开始过,无所谓退不退。”

她起身拿起一旁的包,迎着对面女人错愕的眼神道:“忘记告诉你了,这些年苏城有些传言是不对的。我是叫简汐,他是叫习帆,我爸爸是姓习,但是被收养的不是我,是他。”

简汐是简家养女的事情,被苏城的人传了很多年。

很显然,桑柔也没有料到真相会是这样,她一双眸里错愕难掩。

简汐满意一勾唇道:“他既是简家养子,自然不能继承简家家业。”

桑柔一双手紧紧搅着,她有些不可置信的摇头:“不可能,你在骗我!”

简汐哼笑一声,俯身凑过去,附在她耳边说道:“他在简氏是年薪百万,可是你大概不知道,我每年的分红就是他十倍之多。所以你当初为什么不直接勾引我呢,我可比她有钱有权多了……”

“你在骗我对不对,被收养的是你!”桑柔一张脸青红交加,好不热闹。

简汐举止从容的拢了拢头上发髻,笑道:“怎么,你来给我下马威之前,没有事先打听好这些事么?”

她凌厉的眸射向桑柔:“想要找个跳板,也要选个值得你豁出一切的啊。选了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养子,看来,你不仅出生不好,眼光更不好!这辈子,怕是前途堪忧啊!”

不理会被气她气的脸色爆红的女人,简汐优雅的转身挎着包离开。

她转身之际,桑柔比她速度更快的从那间咖啡店跑了出去。

而简汐却脚步一顿,她一抬眸,便发现了坐在她们隔壁桌的男人,

她在看那个男人的同时,那人也在看他。

简汐认出他——顾西城。

这个男人最近时常出现在各大报纸版面,或是财经头条,或是娱乐头条,让人想不认识都不行。

他既是神话,又是笑话。

苏城女人将他奉为男神,却又各个敬而远之。只因传言这个男人在一次任务中,不幸被击中要害,从此再不能人道。

男人穿着一件深色衬衫,指尖夹着一根烟,姿态闲适的靠在椅背上抽烟。

那片朦胧的烟雾里,她看清了那人的眼神,幽深的像是一望无际的大海,轻易将人席卷其中。

有些事她骗得了桑柔,但是却骗不了面前的这个男人。

这几年她爸爸对习帆很是信任,所有人都以为他是简家内定的女靴。

甚至就连她自己都以为她会和习帆修成正果,所以很多大权已经让习帆接手。

谁知道还没等到她和习帆有什么结果,习帆已经等不及,先下手为强。

车祸、夺权,一幕比一部狗血,联合助理设计陷害她,可悲的是简氏现在大部分的人都是习帆的。

而她如今在习帆面前,根本毫无胜算。

所以,她需要一个强大的帮手。

放眼整个苏城,再没有比眼前的人更合适的人选了!

她其实是没想这么早,就和他碰面的。

简汐浅笑:“顾先生,这场戏你看得还满意吗?”

男人一贯没有波动的脸上,浮现一丝浅笑:“再没有比简小姐,更会挑拨离间的人了。”

简汐眼底狡黠一闪而过,并不打算多言。

转身之际,清浅笑道:“顾先生,后会有期。”

顾西城的视线里,正好可以看见那个女人姣好的侧颜,窗外的阳光照在她化着精致妆容的脸庞上,有种动人心魄的美,惊艳了时光。

男人有片刻恍神,很快又收拢思绪。

许久以后,顾西城想起这场初见。

他想,也许惊艳的不是时光,只是他孤寂许久的心。

——

顾西城没想到,他会很快在和简汐见面,一家娱乐会所。

他今晚有推不掉的应酬,不得不来。

那个女人一件短裙,立于一群人中,格外醒目。

短裙下面,一双笔直长腿白皙匀称,灯光下格外惑人眼球,晃花了一群人的眼。

和她说话的那个人,顾西城认识。好像简家的新订单,就掌握在那人手上,所以她会来这里,似乎也就不那么奇怪了。

有人认出顾西城,和他打招呼:“顾先生。”

简汐虽是与人攀谈,还是耳力极好的听见了这声音。

身后,响起一声声沉稳的脚步声。

“咚、咚”——

简汐愣神间,有人朝她伸过来手,想要占她便宜。

她偏身避了避,然后脚步后退。

下一秒,脚踝一崴就要跌下去。

身旁伸出了无数双手,但是距离刚好的,只有从后面过来的男人。

旋即,简汐落入一个怀抱,那双手臂结实有力的抱住了摇摇欲坠的她。

抬眸的瞬间,她眼底细碎的流光像是满天星辰,眯眸浅笑的瞬间,格外动人。

顾西城不是没见过美人,但是美成简汐这样的,绝对少有。

一颦一笑间,轻易叫那些人看直了一双眼。

“谢谢。”简汐轻声道谢。

她起身的瞬间,身上那股清淡香味,若有似无的飘过顾西城的鼻翼。

男人一低眸,便见那女人一脸娇态的站着,侧颜姣好。

他有片刻的恍神,再度看过这张脸,总觉得有些似曾相识。

002渣出了极限

一行人往包间涌去,简汐也跟着进去。

握着简家订单生死大权的,是一个叫刘青云的男人。

年过四十,但还无家室,在圈子里的坏名声是出了名的。

他对简汐垂涎已久,今晚她自动送上门,他当然没那么容易放过简汐。

简汐落座后,便听他说道:“简小姐想要我的单,也该拿出点诚意不是?”

他推过来三杯酒,抬手道:“来,喝了这些酒,我们慢慢聊。”

简汐看着面前满满的三杯酒,唇边笑容不减,只是思绪已经百转千回。

三杯烈酒下肚,她怕是要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为了习帆那个混蛋去喝这三杯酒,自然是不值得的。

可若是为了她自己……

简汐余光扫过坐在首位上的男人,男人好似压根没注意到这边动静一般,神色如常的与人攀谈。

短暂思考以后,她端起桌上的酒,笑道:“希望刘先生,说话算话,信守承诺。”

刘青云给她斟的都是烈酒,酒一入喉,便传来阵阵刺痛的感觉。

简汐强忍着将那杯酒灌下去,身侧响起阵阵掌声。

那些男人不怀好意的夸赞着:“简小姐真是好酒量!”

“咳!”简汐被那烈酒呛的轻咳起来,身旁有人“体贴”的又将另一杯酒递去她跟前。

“简小姐,打铁要趁热,接着喝啊。”

简汐笑笑,端起,仰头喝完了又一杯酒。

烈酒上头,她又没吃任何东西,有些招架不住这酒的后劲。

简汐扶着有些发胀的脑袋,迟迟不去碰第三杯。

坐在她对面的那个男人,不知何时,已经点了一根烟。

倚在椅背上,悠闲的抽着。

简汐浑浑噩噩的觉得,自己现在应该和他眼中的笑话无异。

她不禁莞尔一笑,又端起仅剩的一杯,仰头喝完!

酒杯落下的瞬间,耳边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她胃里一阵翻搅,起身匆匆往门口奔去。

刘青云眸色一敛,正欲跟上,却听身侧人叫道:“刘先生,我们也喝一杯?”

那人回身,便见顾西城端着一杯酒。

顾西城回到苏城这近一年的时间,参加过的酒席无数,可他何时主动与人端杯。

顾氏在这一年里,已雷霆之势席卷了整个苏城,没人敢小觑这个男人。

他虽然常年在军队,可是这一年使出的那些手腕,却是招招击中要害。所以哪怕人人都知道,那个关于顾西城不能人道的传言,也依然不敢在这个人面前有半点不敬。

不仅仅是因为他这一年在苏城的手段太过骇人,更多的是,这人身上有种不可忽视的气场。大约和他常年居住部队有关,举手投足间,总让人不自然的觉得紧张。

所以,此刻刘青云明知简汐已经被他灌的七七八八,是下手的良机。可顾西城主动攀谈,他还是不得不暂时放下那个女人。

——

简汐趴在洗手池边,一阵呕吐。

晚上喝的那些酒,此刻被她吐的差不多了,她又从包里掏出解酒药,剥出一颗扔进嘴里。

这药效要发挥也是要时效的,况且这药毕竟不是神药。

所以她此刻脑袋仍然是有些混沌的,这个时候,自然不能再回包间。

那个刘青云见她回去,必然还要找了理由灌她。

简汐扶着墙一路往外走,后花园里,有一男一女在争执着。

即使她此刻脑袋不清楚,但还是认出了那个男人。

简汐下意识的转身要回去,却被那人叫住。

“简汐!”

略带薄怒的两个字,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那个她们简家,当祖宗一样供养了二十多年的狼!

她当然不会停下脚步,可敌不住那人脚步快。

手腕一紧,习帆扯住了她的手。

简汐愤然抽了抽,没有抽开。

“汐汐,我有话和你说。”男人握着她手腕,低声说。

她有些恼怒的叫道:“放开我,我没什么话好和一头狼说。人畜殊途,习先生自重!”

习帆面色闪过一抹不冷色,扭头对着身后的女人说:“你先回去,回头再说。”

等身后女人走开,他一把扯过挣扎不休的简汐,紧紧抱在怀里。

熟悉的气味一瞬间扑面而来,却再也不是她熟悉的人。

男人喃喃道:“汐汐,那些事都是我不好。你原谅我,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我们还像以前一样……”

“闭嘴!”简汐冷声打断,冷笑问道:“怎么和以前一样,你是要我像以前一般,被你戏耍在股掌间吗?习帆,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么不要脸的人!你想要简家家产我不怪你,可你千不该万不该找人撞他!”

“他是你爸爸,你喊了二十多年的爸爸!”简汐有些失控的红了眼。

只要一想道习平海现在还躺在病床上,生死未卜,她一颗心便只剩愤怒。

他们到底是有多蠢,才会没发现身边养着这样一头狼?!

“汐汐……原谅我。”

简汐深呼吸,强压下心头怒火:“我母亲当场被撞死的瞬间,你就该知道,我永远也不可能原谅你!现在,我连简家家产也不屑给你,我们走着瞧!”

她决绝的转身离开,不再给他丝毫开口的机会。

身后响起习帆冷漠的声音:“你以为你现在还有路可走?没了简家大小姐这个名头,你以为你还能值几个钱!嫁给我,你还有机会保有简小姐这个称呼!”

简汐垂在身侧的手倏地握紧,回身看着他,脸上是绝美的笑容。

清风拂过,带起她披散在肩头的卷发迎风飞舞,她站在那里美的像是一幅画,却是那么遥不可及。

语气果决的说道:“我宁愿嫁给一个一无是处的人,也不愿与畜生为伍,有时候人面兽心,可比一个废人可怕多了!”

她没有忽视他眼底的愤怒,轻蔑一笑道:“渣男配biao,天造地设!祝你们白头到老,子孙绵延……而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个孩子会是谁的种!”

简汐转身的瞬间,花坛不远处那道门内,有人影一闪而过。

她现在的心情简直糟糕透了,没有心情继续留在这个地方。

简汐从酒吧出来,一路往公交站牌走。

可她出来没一会儿,外面便下起瓢泼大雨。

她瞬间就被淋成了落汤鸡,这场雨来的猛烈,就像她此刻心底控制不住的坏情绪!

所以,直到那辆迈巴赫停在脚边的时候,她仍然没有察觉。

厚重的雨帘里,她看清了车窗内,男人棱角分明的脸……

003顾先生,方便收留我一晚吗

司机从车里下来,举着一把黑色的雨伞朝着简汐走过来。

“简小姐,请上车吧。”

雨伞遮过她的头顶,雨点砸在上面,噼里啪啦的响。

很快将简汐的思绪拉回,低眸瞥了一眼自己湿哒哒的衣服,她隐隐皱眉。

这样上车,好像会将他的车弄脏。

但是这确实是个,难得的好机会……

简汐迟疑间,车窗缓缓滑下,男人缓缓转头:“你打算就这么淋回去?”

低沉磁性的声音,即使在这雨夜里也格外的动人心弦。

简汐蓦地怔了怔,微微低头道:“那就麻烦顾先生了。”

司机为她拉开车门,简汐弯腰坐了进去。

她和那个男人隔着一段距离,但那人强大的气场,好像还是轻而易举压得她喘不过气。

有种男人,天生气场逼人。

哪怕他自她上车之后,未发一言,还是让人觉得觉得压抑。

“啊切~”简汐的一个喷嚏,打破了车厢内凝重的气氛。

顾西城一个眼神透过后视镜递去前面的人,司机很快递来一个干毛巾。

“谢谢。“简汐接过,擦了擦之后索性将那条毛巾裹在了身上。

顾西城余光扫了她一眼问道:“你去哪?”

去哪?

她现在还能去哪?简家已经是习帆的天下,早已没有她的立足之地。

简汐低头琢磨一阵,说道:“要不然,就麻烦顾先生,送我去宾馆吧。”

她本该顺理成章的求着他带着自己回去,然后再……发生些什么。可是多年良好的教养,让她实在做不出那么低三下四的事情。

哪怕习帆,已经将她逼至绝境。

简汐承认,她内心还保有着那一丝不该有的自尊……

可接下来的事情,真切的告诉她,她的这点自尊在现实面前真的不值一提!

短暂沉默之后,简汐听见那人回了一个字:“好。”

全程,他们之间只这一段对话。

冗长的沉默之后,那辆宾利在一家五星宾馆停车区停下。

那时,顾西城正倚在车椅上闭目养神。简汐也不知道他是睡着还是没睡着,她的目光落在男人轮廓分明的脸上,经不住有些恍神。

顾西城这个年纪的男人,身上已经退去年轻男人的稚嫩,遗留下来的,只剩岁月沉淀的内敛气质。

这样的男人迷人,却也危险。

她与这样的人打交道,真的能全身而退吗?

简汐不确定……

出神的厉害的时候,司机提醒道:“简小姐到了。”

“噢。”简汐回神,开了车门,原本是要和他说句道别的话的。

可那人靠在座椅上,似乎是睡着了。

简汐敛了思绪,终究放弃了,推开车门跟着司机往酒店大门方向走去。

车门被关上的那刹那,车内的男人就醒了。

准确的说,他根本没有睡着。

因为怕她在他的车上拘谨,索性假寐了一会。

顾西城从烟盒里敲出一根烟,姿态娴熟的抽着,眯眸看着渐行渐远的女人。

一个晚上、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顾西城已经想起了一些事。

多年前的一些事。

她不记得他,但是他还是记得她的。

——

酒店前台,简汐递出自己的身份证和钞票。

可办理入住手续的时候,却出了岔子。

前台的服务员试了几次,都无法将她讯息录入系统。

不由蹙眉道:“不好意思简小姐,您的讯息无法录入,这边办不了入住手续。”

简汐凝眉:“你是不是搞错了?”

“不会的,要不,您去别家试试吧?”服务员双手递出她的东西,态度诚恳又饱含歉意。

简汐接过她递来的东西,握紧往外面走。

她心头有很不好的预感,隐隐的意识到了什么。

顾西城的司机跟过来,说道:“简小姐,我们去别处试试吧。”

“嗯。”简汐点了点头,跟着他往车边走去。

顾西城一根烟抽到尾声的时候,一抬眸便见那个女人又回来了。

司机上车将刚刚的情形简单说了一遍,简汐歉意道:“不好意思,还得麻烦您。”

这话她是对顾西城说的,但是男人并未答话。

简汐不由的抬眸看过去,却见男人正也向她看过来。

黝黑深邃的眼神,仿佛带着洞察一切的穿透力。

简汐眉心微蹙了下,故作平静的收回目光。

车很快又在另一家宾馆停下,简汐下车,前面的程序都很正常,信息录入的时候却又出现了和刚刚一样的情况。

“对不起小姐,我们这边无法为您办理入住手续。”

简汐接过自己的东西,心中已经肯定,必然是习帆动了手脚!

只怕她今晚,真的要露宿街头。

她握着东西踏出那家酒店的时候,包里的手机一阵响。

简汐站在路灯下,翻出手机。

看着上面的那串号码,让她脸上泛起掩饰不住的怒意。

“汐汐,无处可去的感觉好受吗?”习帆今晚喝了不少的酒,正是因为喝了酒,他才敢给她打这通电话,说出心底最深处的想法。

“汐汐,回到我的身边来,我们还像以前一样,你还是我最宠爱的女人。”

“即使我和桑柔结婚,你依然会是我放在心尖上的女人。我养着你,一辈子都养着你,让你永远做无忧无虑的简家大小姐!”

清风拂过,简汐也不知道是因为衣服湿了,还是因为心太绝望,她觉得冷,很冷!

他竟然要她给他当情人,真是一个让人忍不住嘲讽的身份!

简汐握着电话的手吗,因为过分用力指节泛白:“习帆,我和你之间不可能了!哪怕穷途末路,我也不会回头!你在我简家卧薪尝胆多年,那些东西你怎么拿走的,终究还会怎么还回去!”

挂了电话,她站在那里良久未动。

简汐挺直了脊背,尽量不让那些坏情绪影响了自己的姿态。

可过于笔直的背影,还是轻易的出卖了她的情绪。

她站在路灯下,灯光将她的影子拉的很长,背影寥落。

也就是那一瞬间,简汐彻底下定决心。

什么自尊,骄傲,在现实面前,都显得那样不堪一击。

她冷笑一声,转身往那辆车的方向走过去……

简汐拉开车门坐进去,顾西城侧目看过来的时候,她除了眼睛有些红肿,妆容有些花掉以外,瞧不出丝毫不妥。

简汐眯眸,笑的温良无害;“我可能无处可去了,不知道顾先生方不方便收留我一晚?”

车厢内一阵诡异的沉默。

长按二维码阅读全文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上一篇:可露丽 一款失而复得的点心
下一篇:没有了

手工制作网
推荐图文
手工制作网 沛县手工 小学生手工制作 易拉罐手工制作 手工皂品牌 林清轩手工皂 旧光盘手工制作 卡米拉手工皂

沛县手工,小学生手工制作,易拉罐手工制作,手工皂品牌,林清轩手工皂,艺术创想手工制作,旧光盘手工制作,卡米拉手工皂